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从疫情防控过程,应推动公家人成为公共服务者

发布时间:2020-03-03 21:05:07 阅读量:173次

我们看过各种戏说宫廷戏,你看圣旨下,那你奉旨办事,跪谢龙恩就可以了,那宣旨的官员可以大眼不瞧你一眼。清末状元张謇先生高中之后,因在颐和园见到古稀老臣雨水天跪地迎候西太后,太后经过未看一眼的印象,让他对于那个时候的官场寒心,而萌发了离开官场另法救国的初心。我要说的是,我们今天做官奉公,是做官家还是做管家,是公家人还是公共服务者,是公差还是公仆,一字之差,其实内涵所差甚远。

如果我们今天去做服务公众的事情,可不能把只管念完稿、说完你要说的、做你以为要做的动作和姿态就完了。就说前一段时间武汉重症患者“应收尽收”这件事,作为一个区域领导,一亩三分自留地里多少庄稼、办事路线与流程怎么规划、每一个环节怎么衔接,你要像熟悉你亲爹在哪里和接你亲爹去求医那么做。可是曾几何时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那么多领导在哪里、那么多事情怎么安排的、那么多环节如何衔接的,我们公众那个时候看到的可以增强我们信心、让我们暖心、鼓励我们热心的场景、素材与做法是不是太少了。有些从未做过的事情,领导们难道不应该身先士卒、率先垂范地探索拼搏下,然后基层社区的同志们才会做好么?总也不能靠啥都是上面说一句做一件事情啊。站在当地领导的角度,资源短缺、指令不明、从无这类经验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想见的,但是各位领导的实地实际实时实况表现还是离我们的期待差距太远。也许这是互联网时代公众的要求高了,但是也真的说明做公家人、说公家话、吃公家饭久了,把公家整的与公众的期待距离有点大。

640.webp.jpg

这场疫情和到现在的疫情防控和开复工之间的很多冲突和矛盾,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值得我们去警醒和优化的公共管理与公共服务问题:
专业化管理逻辑与官场规矩之间是不是有点失衡了?如果表态、顺从和听话符合机关一般逻辑,在重大如疫情这样的问题上的处理,我们是不是会缺少必要的专业坚持和专业决断?
我们把在公家机关大院里发号施令,与我们了解公众需求、懂得与公众对话、回应公众对我们的质疑,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不是搞拧巴了?那么是不是会出现太多的官场得意,而无法让公众的获得感和认同感提升的领导?
摆花架子的公共管理投入与搞清底数的扎实工作之间是不是有点偏颇了?对于重大管理投入,是不是应该除了有领导认可还要有基层认同?
部门管理之间的本位割据是不是把整合决断的领导力淹没了?各个部门资源垄断部门本位,决定选择部门本位,回避责任部门本位,会不会在这次某些地区出现关键时刻有利益都争,有事情都躲的现象?
那么长时间很多紧要事情上的疏失与瞬时的行政控管任性的回复间是不是会让更多的公众寒心了?看看放管服改革推进的渐进度,和一到审核开复工时候某些部门的权力表现,手里有点权的那种感觉是不是让某些人感觉更舒服?
疫情扩散、战疫投入、控疫之战,真正的公共资源是不是还是被太多的强大利益集团博弈去了?中小微企业,不成其团、不成其言,利益之声听到不容易、政策设计实质到位不容易、有了政策落地到家不容易,熬你两月就挂很容易,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非普惠哪有政策阳光?
我们今天在文山会海中到底只是学会了表态,学会了应付官场的新规矩,还是学会和具备了更多解决你所在领域问题的服务技能和服务创新的素养?是不是这一次的疫情中的远程办公、远程沟通让我们的领导多少学会了,少点开会也可以多点沟通,更多点考虑受众感受的沟通创新?

这次疫情在有些地方也暴露出来从街道到社区面对基层的服务,无论是服务的精神、服务的使命感、服务的技能还是服务的意愿都表现得极为薄弱,这提出来一个问题,我们在过去几年中的基层社区建设有某种更行政化的倾向,最后的结果在执行政策或者是贯彻行政要求方面似乎有所进步,但是在服务民众、社区导向方面是不是反而有所退步呢?

640.webp (1).jpg

这些可以是疑问句,也可以是反问句。如果你是机关型的公家领导或者你是服务型的公共服务者可能就有不一样的回应。此疫之痛,全民承受了,但我真的希望更多公家领导因此而更多具备公共服务者的能力、责任感与规矩。